中国史前玉文化pdf中国玉文化的完整历史是什么

中国玉文化体系概括起来经历了三个阶段:

(1)史前社会巫占有玉器为巫教事神的巫玉阶段。

(2)文明时代以王权统治为核心的王玉和帝王玉阶段。

(3)宋代以后出现了王玉、帝王玉与民玉并行不悖的民玉阶段。

一、巫玉之光(史前社会)的巫玉阶段

巫玉之光使得中华儿女在地球村看见冉冉升起的中华文明和华夏文化的第一缕曙光。

中国玉文化的产生、发展过程长达万年之长,在史前时期由巫觋掌握玉神器并以其事神,可称为“巫玉”(距今万年~距今4000年),为人们构筑中华文明大厦砌下了第一块奠基石。

在没有文字的史前石器时代,原始社会的人们无法科学地认识和了解大自然,也无法解释许多大自然发生的观象,于是产生了“巫”和“觋”,巫觋及其集团在史前社会蒙眯或野蛮的背景下是唯一有知识、有文化的群体,巫通过以玉事神建立了神本主义、宗教与政治同一的社会生活。

巫以玉事神的“玉神器”即是信仰的载体,血缘的纪纲又是纪实记事的信物。后来有的文字结构便摄取于玉神器,可见,巫对中国造字也有一定的贡献。

二、文明时代以王权统治为核心的王玉和帝王玉阶段。

长达6000年的史前玉文化分区存在,互有碰撞,相互交融,但并没有出现统一的玉文化。夏代出现了第一个统一的中央王国之后,玉文化产生了相应的变化,出现了统一的玉文化。从夏代开始到商周简称为“三代”,在我国历史上出现了以王为最高统治者的时代,王及王室占有来自全国的玉料或玉器,“巫”和“觋”主要为统治者服务。

和阗玉在王室玉器中所占比例日益增长,殷虚妇好墓出土玉器即是例证。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了中国,从此中国出现了帝王玉,帝王玉取自和阗,于是和阗玉成为帝王玉的中流砥柱,支撑其发展演变长达二千余年,其他地方玉料在帝王心目中地位较弱。因此,形成了文明时代以王权统治为核心的王玉和帝王玉阶段。

三、王玉、帝王玉与民玉并行不悖的民玉阶段

宋代以后官僚集团、庶民、商贾突破礼制开始买玉、用玉、赏玉和藏玉,出现了与王玉、帝王玉并行不悖的民玉阶段。尤其到了民国时期民玉已成为独立发展的唯一玉器。1911年清帝逊位,民国成立,帝王玉随着清王朝的灭亡而退出历史舞台,结束了帝王玉长达3000余年的历程。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民玉进入了巨大发展的时代。

中国玉文化有8200年的悠久历史,源远流长,持续不断地发展,缔造了精美绝伦、独树一帜的艺术王国。中国玉文化在历史上有着极为重要的独特文化现象,在人类没有文字的史前时期,它以独有的特殊的渗透力影响着世俗社会的方方面面。中国玉文化对中华文明、华夏文化的奠基作用是任何其他社会意识形态都无法替代的,是中华文明大厦最为坚韧的奠基石。

中华第一龙的赤峰玉龙

1971年,被考古界誉为红山文化象征的“中华第一龙”——红山碧玉龙在赤峰市红山文化遗址出土,赤峰市也因此被誉为“中华玉龙之乡”。

红山碧玉龙的发现,不仅让中国人找到了龙的源头,也充分印证了中国玉文化的源远流长。在红山碧玉龙出土的前后,红山文化遗址还有大量的玉器出土,玉器群中有龙、鱼、龟、蝉的形象,有取自然现象融入艺术构思的璧、环、勾云纹佩饰等,意象兼备,精致脱俗。

自红山碧玉龙被考古界公认为“中华第一龙”后,以蚌壳精心摆塑的龙形图案在河南省濮阳县城西水坡仰韶文化遗址出土;山西省吉县狮子滩也发现了鱼尾龙形岩画;用石块堆塑而成的巨龙图案在辽宁省阜新查海遗址出土。此三地均将各自发现的龙形图案称为“中华第一龙”。顾名思义,所谓第一,自然就应该只有一个,突然冒出这么多“中华第一龙”来,争论自然在所难免。

不过,尽管全国各地在考古中都发现了不少龙的图案,可是在中国玉文化玉学第四届学术研讨会上,与会专家们认为,在辽河流域出土的红山碧玉龙堪称“中华第一龙”。

专家们指出,红山碧玉龙呈勾曲形,口闭吻长,鼻端前突,上翘起棱,端面截平,有并排两个鼻孔,颈上有长毛,尾部尖收而上卷,形体酷似甲骨文中的“龙”字。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第一工作队队长、副研究员刘国祥认为,红山碧玉龙是迄今为止发现的最具龙形的龙。 1971年翁牛特旗三星他拉出土的“中华第一龙”名声大振,然而随着考古的研究,许多有识之士对三星他拉玉龙的文化归属提出质疑。

三星他拉玉龙从它面世的第一天起,就成为学术界争论的焦点,然而这么重要的文化出土地三星他拉竟然找不到任何红山文化的遗址。后来在辽宁省喀左县东山嘴红山文化遗址中出土了一件龙头玉璜,与三星他拉玉龙的龙头相似,才把它确定为红山文化。但是人们发现三星他拉玉龙的风格和其他红山玉器并不一致,红山玉器的许多特点在三星他拉玉龙中并没有得到体现。在庞大的红山玉器家族中,也仅见在翁牛特旗广德公黄谷屯征集到一件和三星他拉玉龙相似的作品。

玉龙中隐藏的奥秘是:其一,超现实的巨眼。在所见的红山玉器群中的动物,几乎都长着一双超乎寻常的圆眼睛,其中玉猪龙和玉熊龙的眼睛更是极度夸张。而三星他拉玉龙恰恰相反,它是按写实手法创作的柳叶形眼睛。其二,玉龙家族的另类。确认红山文化玉龙的大体分为3种,数量最多的是猪龙,它长着长吻,上部带有皱褶;其次为短吻、翘鼻、双眼并列于前的熊龙,数量稍逊于猪龙;第三类为三星他拉出土的马龙,仅在翁牛特旗发现两件。在红山文化的分布范围内,出土的猪龙和熊龙却惊人的一致。如果把三星他拉玉龙作为红山古国的标志和代表,它为何仅出现在翁牛特旗一隅,而在其他地区没有任何蛛丝马迹呢?而猪龙和熊龙在红山古国广大的区域和牛河梁均有发现。

考古发现告诉我们,猪龙和熊龙才是红山文化玉龙的真正代表,而三星他拉玉龙是被后人误读错误推上红山文化图腾的圣坛。其三,器型花纹风格迥然不同。红山文化的玉器群有一个十分鲜明的风格,即以圆润富于曲线变化见长,绝少用棱角作为装饰,可是三星他拉玉龙的额部和吻部下唇却有了细密的网格纹,这种菱形网格纹前所见的红山玉器中绝无仅有,显然不属于红山文化玉器装饰的风格。另外三星他拉玉龙后颈上飘逸的装饰被认为是马鬃,但是在其他红山玉龙家族却不见这种装饰。其四,龙兴之地,一脉相承。

考古发现最早的龙文物是在辽宁省阜新市查河出土的石砌龙塑,属于兴隆洼文化,距今已有8000年的历史,它要比红山文化玉龙早将近3000年。但是阜新出土的龙形体几乎和现代的龙一模一样,它显然不是红山文化C字形龙的真正祖源,它的祖源还应该从赤峰地区早于红山文化的文化类型中去寻找。

1984年考古工作者在敖汉旗发掘了距今约7200年~6800年赵宝沟文化遗址,时代恰好处于兴隆洼文化和红山文化之间,同时也正是这次重大的考古发现,为三星他拉玉龙找到了真正的家园。在赵宝沟遗址的祭祀神坛上,发现了一些精工制作的陶尊,其中一件陶尊上刻画了猪龙、鹿龙和凤鸟图案,3个神灵以高超的艺术表现手法塑造了史前龙凤呈祥的超现实境界,被誉为中华第一神器。它才是真正意义上的赤峰境内时代最早的龙形文物,同时也为三星他拉玉龙的文化归属提供了一个契机。  神尊上的龙眼均呈细长的柳叶形,与三星他拉玉龙眼部的表现手法雷同,神尊上的龙身全部饰满网格纹,这也与三星他拉玉龙上的网格纹装饰手法雷同,两类龙同样后颈上飘逸着卷曲的长鬃,身躯同样呈大C字形卷曲上翻的造型。因此我们通过考古类型学的比较认为,三星他拉玉龙是赵宝沟文化的龙形玉器。

■中华第一凤出土

时隔“中华第一龙”33年后,2004年5月,“中华第一凤”又现身玉龙之乡赤峰。

获悉:内蒙古考古专家在赤峰市出土的一个属于新石器时期的陶杯上发现凤造型,其头、冠、翅和尾的造型与中华传统的凤极为相近,从外部特征看,与“鸟”颇为相象,这只陶凤杯上的凤造型头、冠、翅、尾等造型,与中华传统的“凤”的特征完全接近,且文物完整,系史前文物首次发现。该凤长17.6厘米,宽9.6厘米,高8.8厘米。考古专家断定,这个距今6800多年的陶凤杯上的凤造型,堪称“中华第一凤”。

中华第一龙和中华第一凤同出一地,真可谓龙飞凤舞、龙凤吉祥啊!

中国史前玉文化pdf 中国玉文化的完整历史是什么

简单介绍一下中国史前时期玉文化的特征?

  1. 与旧石器时期的玉器相比,我国新石器时代玉石器经过了打磨和穿孔,这样既保留了原有的实用价值,又具有美观的效果。如果说,拣取自然的石块,进行石打石的处理,说明古人类已经学会了制造和使用工具,那么,磨光和穿孔则意味着中华古代先民不仅已经能够制造高一级的工具,而且在思维当中产生了带有观念形态的内容。尽管用今天的眼光来看,这还是一种极其简单的工艺,可祖先们竟为之实实在在奋斗了几十万年之久。从史学的观点看,这构成了划时代的标志。

  2. 中国原始社会曾有一个被称为玉图腾的阶段,表现为中华民族的先民曾经用带有某种含义的玉雕制品作为民族的标志,历史文献也的确有许多这方面的记载。例如《拾遗记》卷一《少昊》记载

  3. 我国关于古代英雄的神话故事很多。这些人战功赫赫,智慧超人,为推动中国原始社会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许多神话故事在叙述这些伟大人物时,也将玉融合了进去,例如,传说炎帝

中国史前文明

  肯定有的,

  《中国史前神话解密》 《人类文明起源研究》

  还有历代史书中有引用过,如《太平御览》中引用过的《三五历记》等

  都是描绘中国有史前文明的书籍

  泥河湾文化 按地质年代和考古鉴定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即以小长梁遗址和马圈沟遗址为代表的泥河湾早期遗址群(距今约150—200万年),以侯家窑遗址为代表的泥河湾中期遗址群(距今约10—30万年),以虎头梁遗址为代表的泥河湾晚期遗址群(距今约万年). 是迄今为止,东亚地区发现的最早的具有确切地层的人类活动遗址,对人类起源于非洲埃塞俄比亚的一元论提出了挑战。

  良渚文化距今5300年至4300年,是中国新石器时代晚期的代表之一,1936年才被发现,目前发现的遗址集中分布在上海周边的长江三角洲地区。

  中国发现的远古人类遗址元谋人距今约170万年,著名的北京猿人距今约四五十万年。

  旧石器时代指距今约一万年以前的时期,新石器时代指距今一万年左右到四千年左右的时期。

  泥河湾文化 按地质年代和考古鉴定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即以小长梁遗址和马圈沟遗址为代表的泥河湾早期遗址群(距今约150—200万年),以侯家窑遗址为代表的泥河湾中期遗址群(距今约10—30万年),以虎头梁遗址为代表的泥河湾晚期遗址群(距今约万年). 是迄今为止,东亚地区发现的最早的具有确切地层的人类活动遗址,对人类起源于非洲埃塞俄比亚的一元论提出了挑战。

  距今2万~10万年间浙江宁绍平原是越族人发展的一个基地。

  距今1.5万年宁绍平原自然环境恶化,迫使越族人几次大规模迁徙。

  以下是新石器时期我国主要文化遗存简单记略:

  距今1万年左右,有一支越过钱塘江进入今浙西和苏南丘陵地带生息繁衍创造了马家浜文化。

  红山文化是东北地区以出土玉器为主要特征的新石器文化,萌芽于公元前8000~6000年前后,发展于公元前5000~4500年前后,辉煌于公元前4000~2500年前后,一般把公元前6000~3000年这一时期带有红山文化特征的玉石器通称为红山文化。

  贾湖遗址 贾湖遗址的地层比较单纯,主要为裴李岗文化遗存,绝对年代为BC7000—BC5800年,距今9000年左右。是淮河流域迄今所知年代最早的新石器文化遗存,提供了连接黄河中游至淮河中下游之间新石器文化关系的一个连接点。发现有房子、陶窑、墓葬与陶器、石器、骨器等。出土的钵、双耳壶与锥足鼎等陶器具有裴李岗文化同类陶器特征。有契刻符号的龟甲与石器 ,其契刻符号可能与原始文字有关。

  磁山文化是中国华北地区的早期新石器文化。因首先在河北武安县磁山发现而命名。1973年发掘。年代约为公元前5400~前5100年。该文化与裴李岗文化关系密切,有人把两者连称为“裴李岗·磁山文化”。

  良渚文化是我国长江下游太湖流域一支重要的古文明。是铜石并用时代文化,因发现于浙江余杭良渚镇而得名,距今约5250~4150年,在1936年被发现,经半个多世纪的考古调查和发掘,初步查明遗址分布于太湖地区。在杭州市余杭区良渚、安溪、瓶窑三个镇地域内,分布着以莫角山遗址为核心的50余处 良渚文化遗址,有村落、墓地、祭坛等各种遗存,内涵丰富,范围广阔,遗址密集。八十年代以来,反山、瑶山、汇观山等高台 土冢与祭坛遗址相复合,。

  仰韶文化,年代约为公元前5000~前3000年。仰韶文化以其分布之广泛,延续之久长,内涵之丰富,影响之深远,而成为中国诸新石器文化中的一支主干,它展现了中国母系氏族制繁荣至衰落时期的社会结构和文化成就。

  半坡文化属黄河中游地区新石器时代的仰韶文化,位于陕西省西安半坡村。年代约为公元前4800—4300年,半坡村的原始居民是定居的,以氏族或部落为单位,建立村落。半坡是一个没有贫富差别的原始社会。

  三星村遗址 三星村遗址位于江苏金坛市西岗三星村,年代为公元前4500—3500年左右。它对长江下游地区新石器时代文化类型和文明起源等课题的深入研究具有重要意义,为中国新石器时代区域研究、体质人类学研究增添了新资料。 相当于长江下游地区崧泽文化早期到马家浜文化中晚用。出土的距今6000年前的石钺,是一件礼器,表示拥有者的权力、身份、地位。较目前最早最完整的良渚文化玉钺的年代早1000余年。

  安徽凌家滩文化遗址 安徽省含山县铜闸镇凌家滩村,遗址总面积约160万平方米,经测定距今约5300年至5600年,是长江下游巢湖流域迄今发现面积最大、保存最完整的新石器时代聚落遗址。遗址还出土了两件科学文化史上有着特殊意义的文物——玉龟和玉版。专家推测,玉龟和玉版,有可能就是远古洛书和八卦。在即将开始的安徽凌家滩文化遗址的第五次发掘,将采用红外线摄影技术,寻找可能存在的5000年前的文字。

  石家河文化 铜石并用时代文化,距今约4600─4000年。因发现于湖北省天门市石河镇而得名。此地有一个规模很大的遗址群,多达五十余处。该文化已经发现有铜块、玉器和祭祀遗迹、类似于文字的刻划符号和城址,表明它已经进入文明时代。陶器大部分为黑色,不过也有不少红色的陶杯和陶塑,是该文化的一大特色。

  陶塑个体均很小,有狮、象、虎、鸡、鱼、龟,还有人像。这些小塑像集中出土于窖穴之中,有祭祀的味道。在埋小孩的瓮棺中,往往出有不少玉器,造型丰富,有人面、飞鹰、猪龙、蝉、璜、管等,雕刻精细,工艺水平相当高。

  该文化出现如石家河遗址群那样的中心聚落,由邓家湾、土城、肖家屋脊等数十处遗址组成。当时的经济生活以稻作农业为主。在邓家湾遗址发现了铜块和炼铜原料孔雀石,标志着冶铜业的出现。琢玉工艺崛起,特色鲜明,玉器有人面雕像、兽面雕像、玉蝉、玉鸟、玦、璜形器等,都属于小型玉器。邓家湾遗址的个别地段,集中出土了大批小型陶塑,有的一座坑中竟达数千件之多。所塑有鸟、鸡、猪 、狗 、羊 、虎、象、猴、龟、鳖以及抱鱼跪坐的人物等。这些陶塑可能供原始巫术、祭祀活动之用,邓家湾似为专门产地,通过交换输往各地。

  石家河文化晚期大小墓差别悬殊。肖家屋脊一座大型土坑墓长3米多 ,随葬品百余件 ;另一座成人瓮棺中有小型玉器56件,居该文化已发现的玉器墓之首。钟祥六合大多数瓮棺内随葬玉石器及玉石料。这些表明人们以玉器为财富。一般认为,该文化已处于原始社会瓦解阶段。

  庙底沟文化与仰韶文化形式由于时代、地域或部族的不同,有其独特的内容,因首先在庙底沟发现,所以称庙底沟类型文化。"碳化"测定为公元前3910年,上下浮动125年。

  河姆渡文化 年代约为公元前4360年—前3360年。主要分布于浙江宁绍平原。以夹炭黑陶为主,少量加砂、泥质灰陶,均为手制,烧成温度800—930℃。

  北阴阳营文化 中国长江下游地区的新石器时代文化。因南京市北阴阳营遗址而得名。分布在江苏省宁镇地区和安徽省东南部。估计年代为公元前4000~前3000年。北阴阳营文化大致处于母系氏族社会末期,但已孕育着父系氏族社会的萌芽。

  马家浜—崧泽文化年代约为公元前4000—前2685年。主要分布于上海、江苏南部与浙江北部。以红陶为主,少量灰陶、黑陶、黑皮陶,有夹砂、泥质、夹炭陶。烧成温度760—1000℃。陶器大部分手制,少量轮修。

  大汶口文化 年代约为公元前4040—前2240年。分布于山东、江苏北部、河南东部、安徽东北部。有泥质、加砂陶,早期以红陶为主,晚期灰、黑比例上升,并出现白陶、蛋壳陶。手制为主,晚期发展为轮制陶器,烧成温度900—1000℃。器型有鼎、鬶、盉、豆、尊、单耳杯、觚形杯、高领罐、背水壶等。许多陶器表面膜光,纹饰有划纹、弦纹、篮纹、圆圈纹、三角印纹、镂孔等。彩陶较少但富有特色,彩色有红、黑、白三种,纹样有圈点、几何、花叶等。

  大溪文化 年代约为公元前3825—前2405年,主要分布于三峡地区和湖北西部长江沿岸。多泥质陶,细泥陶、加砂陶比较少,还有少量的夹炭陶;红陶为主,少量灰陶、黑陶。以手制为主,少量轮修,烧成温度600—800℃。

  城头山古文化遗址 城头山古城内遍地可见大溪文化、屈家岭文化和龙山文化的陶片和文化堆积。城头山城始建于6000年前的大溪文化时期,距今5000年左右屈家岭文化时期又经过两次筑造。陶鬶、陶觚和陶温锅的发现,说明城头山及周边地区,5000年前饮酒已相当普遍和讲究,酒文化的发展已达到相当水平。

  盘龙城遗址 盘龙城遗址位于武汉市黄陂盘龙城经济开发区叶店村,是我国长江中游地区首次发现的商代早期城市遗址(距今3500年),也是迄今我国发现的同时期保存最好的城址之一。

  良渚文化年代约为公元前3300~前2000年,正式进入历史时代的吴越应该就是良渚人与吴越人有着某种关联的一种印证,其后马桥文化可能是他的继承者尚无根据;良渚文化先民分为两只一只到达粤北融入石硖文化,一只与中原部落交战,被吸收同化融合,出现在龙山文化之中。分布在太湖流域的良渚文化是承继崧泽文化发展形成的,得名于杭州附近的良渚遗址,良诸文化的稻作农业、竹木制作、养蚕、丝织、麻织等都有重要发展。尤为令人注目的是发现了以琮、璧、钺为主的大量玉器,浙江余杭的反山和瑶山、江苏武进的寺敦等地都出土有良渚文化的精美玉器,不仅说明制玉工艺精湛,而且其器形和纹饰多反映了社会上层建筑的深刻变化。

  马家窑文化 年代约为公元前3190—前1715年。受仰韶文化的影响而发展起来的。主要分布于甘肃和青海的东北部,以洮河、大夏河和湟水的中下游为中心。

  石峡文化是岭南地区有代表性的新石器时代晚期文化,得名于广东曲江石峡遗址,其时代约为公元前3000—前2000年之间。

  屈家岭文化年代约为公元前2550—前2195年。主要分布于长江中游江汉地区。早期以黑陶为主,晚期灰陶为主,少量红陶。陶器以手制为主,少量轮修,烧成温度900℃左右。

  龙山文化 年代约为公元前2310—前1810年。继承仰韶文化因素发展起来。早期主要分布在关中、晋南、豫西一带。晚期主要分布于河南、和河北的南部。

  马桥古文化遗址 马桥古文化遗址含3层不同时代的文化遗存 :上层为春秋战国时代印陶文化遗存;中层出土大量商代石、骨、陶器,为太湖地区早期印陶文化的典型遗存,被命名为马桥文化;下层发现新石器时代建筑遗迹和墓葬,为距今4000年的良渚文化遗迹。文化遗存下面还有一条贝壳沙带,说明遗迹所在地是古代海岸。遗迹的发现对于研究上海地区古海岸位置和成陆年代具有重要意义。

  齐家文化 年代约为公元前1890—前1620年。继马家窑文化而发展起来。主要分布于甘肃、青海、宁夏等地。

  小结:我国的古代神话传说,大多来源于新石器时代,由于年代的久远,文史资料的匮乏,思想的蒙昧等给我们的先民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二十世纪以来,随着考古学的发展,使我们有机会近距离的接触他们,这无疑对我们正确地认识人类的历史和文化有重要的意义!夏商周的断代工程已经可以暂告一段落,而新石器时期的文化即史前文明的研究是摆在我们面前的另一巨大任务!有待我国广大的考古,文字,历史等学者的进一步努力。

古玉盘玩能把杂质盘出来吗?

《古玉盘玩》

一、什么是古玉?

我们通常按古董的年代概念分玉器的古与新。现在很多时候已将民国以前,甚至凡是人力铊制的玉器都称古玉。

但从玉石特性和其文化的特性而言,这里一般将汉代以前的玉器称为“古玉”。

其原因一是:汉以前的玉器,用途多为礼器,即便佩饰玉也常具某种象征性,拥有者决非普通民众。玉器的造形多神秘而抽象,具有一种难以言喻的魅力,如龙和螭都不是现实中有的动物,观赏起来却异常生动。故有学者将汉代之前的玉器时代,称之为巫神玉时代。汉以后,玉器逐渐民俗化,造型写实,刀工软弱无力,神秘感尽失,令人索然无味。

二是,玉器有一种特性:会受沁。其沁色或浅或深,或成点成片,深可入骨甚至成皮壳。沁的美感是无与伦比的,这从乾隆皇帝也会下旨,叫工匠给新玉染色便可知一斑。形容沁色的称呼有如:白色有象牙白、雪花白,红色有鹤顶红、人参朵、枣皮壳,黄有梨花黄、秋葵黄,紫有茄皮紫、玫瑰紫,绿有鹦鹉绿、蕉牙绿等等,不一而足。玉的沁五颜六色,千奇百怪,让人叹为观止。而深入的和多彩的沁色,非入土一两千年以上才会是比较到位的。

三是,只有古玉才能经盘玩后脱胎换骨,美伦美奂。于是生坑器到熟坑的把玩品赏过程,便滋味无穷了。

因此,古玉爱好者不可不知:几百年前的旧玉器与近时的新玉器在文化上和沁色上是没有多大区别的。无论从玩赏性、文化内涵和品级上,只有汉代以前的玉器才堪称“古玉”。也因此,《古玉盘玩》便主要专说这般“古玉”了。

二、生坑与熟坑古玉的分别

生坑古玉是出世后,未清洗甚至还带着泥土的古玉器,基本保持着出世时的原貌。

凡清洗过后,经人把玩,或在有人气之处长期摆放过的古玉,便是转入熟坑的。对比熟坑器,盘熟程度分一至九成熟,也可简称半生或半熟。

经过常年盘玩后土气全去,不再转色的,通身美妙滋润,状若宝石(即呈蜜蜡状并带宝石光)的为熟坑古玉。

未曾入过土的古玉器称传世古,能传一千年的极为罕见。而传世品多只会有些牛毛纹,并不会脱胎,故不在本文的话题内。

三、古玉的盘与不盘

说盘玩古玉,一般是对爱好者而言。对有主张保持生坑古玉的人,则需要加以开导。

古玉盘玩是玉文化和古董文化中一个极具特色的现象。譬如一幅古画或一件古铜器和瓷器,即便再喜欢它,也是不大能拿在手上来把玩搓弄的,更不能指望它会越玩越靓。因此说,盘玩是对古玉的一种再创造,也就自然高出一等。

古玉可说是集古董文化全部主要特质的唯一古玩门类,无论从何角度,如年代,品级,观赏性,保存和普及程度.

玉还具有实用性,它不但是上古时的工具,现今还能经常拿在手上玩,据说还能治病,能玩又能医当然算是一种实用性。而盘玩又能使古玉发生变化,这就使古玉还带有再创造性,可以说是一种深层次的文化现象。

再者,能否将一块古玉盘出,亦是判别古玉真伪的最后手段之一。通常的情况下,在盘的初期数月,真古玉就逐渐出现原本所没有的少量的宝石光,时间越长光会越多,玉质感也越强,玉的沁色会出现变化,这是任何假古玉所无法具有的特征。

因此,对于普通爱好者而言,保持生坑是需要理由的。明显可以好玩的东西却不去玩,是很难令人相信其人属于爱古玉之人的。

个别研究玉器的“专家”,有说自己从不收玉也不玩玉。这是怎么回事呢?大概是工作性质不允许,如是搞考古的或是他的工作是上面分派的,而并非是真的因爱好才去研究玉器,他们工作时接触的东西也是包真的。如此,这类不盘玩玉的专家对古玉的认识程度,至少是对古玉深层次的变化上和倡导方法上,是有点欠缺的。也因此:考古的专家并不一定就是认玉和玩玉的专家。

这当然无需大惊小怪,自清代乾隆年后,玩古玉大概就没此前时髦了。清朝遗老刘大同写的<古玉辨>当纯属避世之作,从清末至大陆解放以前,在乱世中有心思玩古玉的人应该已经没几个的,以后又一路是搞阶级斗争文化大革命,又有谁敢玩这玩意。可以准确的说,盘玩古玉这事,在大陆至少是中断了三、五十年,因此真懂玩的人极少,也就不足为奇了。如今我们有幸再玩起这老祖宗的好东西,完全是拜当今太平盛世百业兴旺所赐啊。

生坑器若是经过清洗整理后,为便于观赏而长时间接触人气后会逐渐熟化,而失去生坑的原本面目。要保持生坑器最好是:不加清洗还要用玻璃罩起来。

哪何种情形下才需要保持生坑古玉器呢?

1、凡科学考古出土而具有标准器性质的,和其它具有研究价值的。

考古挖掘出来的古玉器,多数可以是所有传世玉器断代的标准器。通常的情况下,对任何传世古玉的判断,无论从型制、做工、用料及沁色上都需要尽量参照标准器。标准器一般只会为国家单位所有,不大可能让个人拿去随便玩的,也就不大存在盘玩的问题。

一块古玉出世时,一旦无科学记录的离开了原地,即成为来历不明的传世品。而这里说的“古玉”,大致上也就是指的这类器物。除了少数有传承记录的外,这类古玉器尤其是史前的,几乎完全失去了研究价值,反正不会有哪个学者糊涂到会用来历不明的器物去发学术报告的。即便有的做了某类鉴定出来,也肯定不会有哪个部门能要它去做标准器的,而百姓们拿来玩自可是乐在其中了。当然,这类器物的价值远不能与标准器相比的,大概是万不及一.

但目前古玉市场较为混乱的原因之一是:缺少比较严格而精确的鉴定标准,而这种标准是有可能的建立的。

专家们在顾着系统和宏观上的研究时,应同时注重建立微观的辨认体系,如历代碾砣的手工特征(可以是10-50-100倍放大的观察)就可以作出明显的区分。甚至盘玩过程中会出现的特别规律也可作为鉴定条件。

其实仅仅挑一些标准器出来做盘玩,并将变化公诸于众,都会对倡导大众如何辨玉玩玉有极好帮助作用.

2、以为生坑器容易卖钱的。

想多卖钱当然不错,但见过熟坑古玉的人都明白:那价值比生的要高得多。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如能将一件古玉玩上几年,别人再出十倍的价钱你也未必会肯出让。爱玉与从商是两码事,若是爱玉,真切的去玩赏它,既赏心悦目又能体会“君子比德于玉”的内涵,才见人生乐趣。光想着它是否好卖的只是商人或是造假者了。

3、多了没空玩或专留给后人去玩的。

四、生坑古玉的选购(续见其它页面)

四、生坑古玉的选购

一般地说,辨别熟坑古玉比生坑古玉要容易,而辨别生坑古玉却要在先,这当然是玩古玉的基础。

古玉的鉴别通常是从型制,玉材,做工,沁色和包浆上综合判断。如有任何不自然处或是做假的痕迹,即需格外小心。

观看唐代以来的玉器,主要在于辨别是否为和田玉的制品,及玉质的品级和做工,凡手工铊制的和田青白玉类的玉器,多有收藏的价值。和田玉的辨别这里就不加多说。在做工上,通常玉好就会有好的做工,换句话说,做工好的玉质也一定会不错,这尤以乾隆年间的为甚。而其带的色是沁色或为真为染或为原皮,则需作出区别。

目前的研究,有以和田玉为“真玉”,以商代妇好墓出土的和田玉器为标志,玉文化算是进入了真玉时代。已确定的和田玉器,大约出自距今六千多年前仰韶文化的半坡类型的遗址。玉文化约有万年之久,距妇好的时代相间数千年,其间当然会有不少和田玉的制品,但大量为其它玉材。史前之器,多因确少对照的标准器而不易被确定,玉料相当繁杂,有的料甚至于不知出自何处。

因此玩古玉,通常对史前的玉器,并不特别重视其材料。如果玉料是和田的或硬度大于6度,收藏价值会高些,因除了水晶玛瑙和一些石英类的外,有玉质感而硬度高过6度的,多为透闪石类,比阳起石类和蛇纹石类的质量要好些的,如良渚文化的多数玉器用料。

当然,不论是何种玉料的史前古玉,通过盘玩都会变的很美,但还是以古和田玉为最。古玛瑙和古水晶虽极难盘出光彩,也会在盘后变得十分温润可爱。

古玉的做工,商至汉的并不难鉴别,只需上手观察过一些真品就明白:古人的制玉方法,如游丝毛雕的刀法,是无人能仿造出来的,甚至双勾阴线的工整和汉八刀的简练犀利也为后世无人能及,这就如同后世的玉器再也做不出史前的神秘感一样。

如史前的良渚玉器,用料多为一种青玉,产地不详,比较坚硬,大约在5-6度,常带黄色和白色光点。其上的阴刻线多是一种断续刀法,尤其是曲线,是由短斜细线组合而成的,细线密集的程度用肉眼难以看清,一般在1毫米内少则3-4条;多则达6-7条,这种不可思议的极为高超的手工,即便乾隆时的工匠大师也只能望而兴叹。而有无这种手工,便成为辨别良渚玉器真伪的重要方法之一。造假的充其量只会形状貌似而已,就是用如今的高科技手段加许多工夫,也不可能完整而逼真的刻划出来。

做工上比较难断的是一些工少的史前器物,需要仔细查看有无任何机器加工的痕迹,但即使看不出机器工的,也不能仅以此作出判断。

古玉的型制主要是指玉器的外形与制作时的构思,各个时期的玉器,因文化背景和工具的使用水平,各种形状制法都有其特征,以此可判别一件玉器的大致年代。各时期型制的判定主要是依靠出土的标准器,这部分的器物资料,近来出版的<中国出土玉器全集>做了很好的汇总。

以型制判别古玉,需要对出土的标准器十分熟悉,这是玩玉者较难练的基本功。说较难还因为标准器一般为国家所垄断,普通爱好者光看图看书,不能上手仔细观察,就比一些专家们差了许多硬条件。所以,某些个专家比较牛些也是能理解的。

型制是目前造假者最能用以扰乱市场的手段,因为大部分玉器的外貌形状是不难仿造的。造假者为了谋利,一般是成批仿现成的,易于出手,在某类玉器高价时也去造单个的古怪形状。而看型制或器物的神韵来分辨真假需要丰厚的知识和经验,故不可单从外形上判别真假。

70-80年代末期,辽西红山等地出土了一些形状前所未有的玉器。90年代初中期在市面上,又出现了大量的各种形状的古玉器,其中又有一部分似乎是不大能造假出来的东西。因此,各种与标准器难以对照的;或所谓红山文化的造型古怪的器物就让人相当头疼。少人收时,这类玉器便大量各处流散。

对待这类东西的客观态度,还是应该作出区别来。红山遗址的东西,不能说就是那个时代所有的型制和最高级别的,其前其后数千年和各地域之间还存在着不少考古空白。红山文化和良渚文化至商代之间玉器的型制还是有相当的模糊.即便是商代的东西,我们所能见到的,最好也不过是妇好墓的,而更高规格的东西,如历代商王的和其祭祀用的玉器,就仍是我们所未知的。

红山文化的古人治玉,已不但能很好的做阴刻线和减地阳起,也能做大开片和圆雕.良渚文化的古人就更让人不可思议,而这时期距商中期少说也有两三千年.因此,有谁能断定良渚文化的典型纹饰会雕在哪类形状的玉器上呢?又谁能断言古人在这时期中不会有大量的创作呢?

应注意到一个的现象是,国内在92年后兴起了建筑热,这是不同于前人建设方法的;前所未有的大挖掘,许多还是在人类长期居住过的城乡之地进行。可以无疑义的说,会有相当数量的散乱的文物随之出世,而史前深埋地下,千年不朽的玉器应占了其中多数。这个数量当然无法统计,但以国土之大开工地点之多,数以万计至数十万计应不会是夸大之词。

这种现象的发生碰巧与红山器物初入市场和造假玉的高峰期相遇, 一类难以被确认的东西,过数万件的在古董市场流动,再加上大量的假货搅入,引起的混乱就可想而知了,就连台北的故宫博物院都难以幸免。面对这般情形,大众对古玉的认知的基础本来就很弱,专家们也几乎束手无策,有以全部敬而远之加以否定的,有以与标准器不符而拒之的,致使古玉市场一落千丈。

其实某类古董有数十万件并不算个很大的数目,十万件对十亿人也只是万分之一而已。对来源不明但有可能是真品的,将其分类分级就不难解决,任其自行流失只能是文物的灾难。

分类更可使真器得到市场定位,如正式出土的为A类,有传承记录的为B类,与标准器相近的为C类,与标准器不同的但具真器特征的为D类,甚至有一般鉴定过的也可列作E类,各类还可细分各级等等。古玉具有与其它类型的古董不同的特点,这就需要拿出不同的方法来区别对待。凭我们中国人的才智,这点小事应该不是太难的。

目前,从各处市场不难低价购到真古玉。但既然从型制做工玉材和沁色上都难以把握,只有常规手段的一般玩家,对生坑古玉该将如何鉴别呢?玩家除了多看多比较,下硬功夫之外。这里的建议是,可以从造假者难以或无法做到的地方下手,其综合应用的办法有:

1、在做工上,真品一般加工光滑流畅无蹦裂,刻线中和收尾处应有许多极细的铊蹍痕迹。尤其是形状比较复杂;刻划较多的器物,造假者难于处处做手脚。

玩家们需知,手工治玉在中国已失传有约半个世纪,这种技术不是一朝一夕能炼成的,尤其高超些的,需要不间断的传承才可能达到,而一旦失传就没可能再恢复,如良渚工,汉工,乾隆工,后世工匠无论怎样炼也是望尘莫及。甚至老玉工歇几年后再后干也绝非易事。我们不需要将机器工看得很厉害,一般假品多粗糙不堪,个别高仿的也破绽多多。这需要细细观察,对手工与机器工的特点作出判别。真品也会有个别蹦线,这是由于玉有干老鲜嫩之别,玉工技术差些,用砂用力不当或失手时,玉质嫩的就会有蹦。

2、沁色包浆极为自然,由外及里.拌有多色的,而色泽鲜嫩或艳丽者,或成皮壳状的.如沁色有如桂花般艳黄,如鹦鹉羽毛般油绿,皮壳真如同枣皮和茄皮者.

染色易色靓难,上色易做皮难.

3、带气味自然的深厚的葬气和土腥气.未见有假品能有此特征.

4、带蝇翅状宝石光.

生坑的良渚玉器多带有白或黄色光点,这种光和“苍蝇翅”在一般的生坑器尤其是生坑和田古玉上较为少见,只会在盘玩后才逐步出现.为判别真古玉的有效手段之一.

5、有虫噬小坑,坑状不规则并外口小内里大, 用较高倍数的放大镜便能看到洞壁带纤维状.这是需千年以上在特殊环境下的虫蚀才会出现的事,并不多见.这种洞采用高科技手段也极难做出.

6、带裂痕的其纹有头无尾,纹路多会有塌陷.

古玉上的裂痕多是经历极缓慢的压力和侵蚀才形成的,因此常常是玉的表面在中间有裂,而裂纹两头不到.或是从边上看裂的挺大,却并不到头完全裂开,裂纹有隙处也会受自然的侵蚀而塌陷.极难以靠人工制作出来的.

其实,真品的任何表现都是与假仿品有别的. 想要辨别真伪,大量的实践必不可少,再综合运用其它知识,下真工夫方可奏效. 任何仅仅用一种或数种所谓方法和手段,都不足以为最终的依据.

在综合判断后,型制有与标准器可比对的当然要好,对于似史前古玉而具真品特征的,亦可先不去理会其型制.以盘玩做最后的辩别,当会物超所值.

六、盘玉的方法

盘玉就是用手经常去搓摸玉,久而久之古玉就会变得很美。基本的方法是:

其一:用水先煮一下。生坑器要清洗干净后,用清水煮30分钟后再盘。100度的沸水对玉性没有影响,可以将古玉的土水气提出一些,但对带有铜沁的不可煮.

其二:常搓。盘有急盘慢盘意盘之别. 一件生坑器需20-70年才可能盘出,因而不能性急.想快点盘出,每天可间歇的搓上1-3小时,小件的可常佩戴.以夏天三伏盘的效果最好。

其三:忌油。玉是忌任何油脂和化学品的。盘的时候手务必要干净,也不要放在脸或头上搓,当然贴身佩戴是可以的.

其四:盘一段时间可用水再煮一下,去掉油污和散出土气。每次煮后盘掉的土色多会泛出,这是正常的也是真古玉的现象,假的则不会。

盘玉还有提灰法,有用麦麸之类的甚至加机器搅.不大值得提倡,在纯棉的布上做些搓磨还是可以.

一般在盘的初期数月中效果相当显著,其后会变的缓慢,当古玉不泛出土气并不再转色,变的十分润泽美妙,质地如同蜜蜡,通身宝石光时,可为盘出。总之,一件能愈玩愈美的古玉器,就肯定是真的.

关于宝石光,这是玉石在被人加工成器物后再埋上千年后产生的奇特现象:原本并不折射出闪光的玉,再被人盘玩后不但滋润美妙,沁色转变,通身还有部分会折射出宝光,使古玉如宝石状,美不可言,而且以古和田玉为最。一般宝石光是通过盘玩才逐步出来的,一件生坑器在开始盘玩后就会出现数点反射的闪光,盘的时间越长闪光就会越多.有称这种光为"苍蝇翅",形容这种光给人的视觉感受,因为很多时这种光非常柔和,有如极薄的丝绒般美妙,而也有的如钻石光而不刺眼.通常反射的为白色光,也会有红、黄等色,甚至有罕见的绿光和金光.有的玉器上会集合几种光,如所谓的"五色玉",盘玩后便可能这样,极具观赏性.难怪旧时有“玉得五色沁,胜过十万金”之说. 如此将一件古和田玉器盘玩品赏,也更加明白: 钻翡翠石只可悦目,而美玉可悦心-的说法绝非是虚言了。

古玉器可盘出宝石光的现象为明清代的玉器所罕有,这表明与玉器入土的时间长短有关,而一块未曾与人体一起如过土的玉料也是玩不出宝石光的。可见宝石光和沁色转色现象是天然质地的玉料,加工后又长期入土再出世经人盘玩时产生出的特有现象,其本质大概是天地精华与人类之间的一种交流和互动的产物或叫化学反应,极特殊也极为有趣。这种有趣不但是我们盘玩所追求的目标,同时也是为辨别古玉真假的万无一失的最后的手段。

将这种光称为"宝石光"是比较恰当的.需要分辩清楚的是"玻璃光"与"宝石光"这两种词的区别,有人将玉器表面看上去如同镜面般光亮(尤其是战国-汉代玉器)称做带"玻璃光",而有的将打磨的很光滑的清代玉也这样叫,这当然不错,如在近距离观察玻璃的表面和碎片时,直观感觉就是这般.但玻璃的反射光不会有如钻石或苍蝇翅的感受.这就需要明确:不要将玻璃光与宝石光混同.和田玉器上玻璃光中闪着宝石光时,才见其真美.

假仿的古玉,由于材料是新的,又往往用高温和强腐蚀手段,玉性受到一定程度的破坏,无法通过盘玩变的更美,也更不可能变得如同宝石状。假玉如盘了,看上去会显得油腻和脏,似隔夜的油炸桧,可能还带来霉运损坏健康。真古玉无论怎样受沁或土蚀砂咬,或经常把玩,都是很干净的。

有的石头开出来就有光,如一些花岗石类.而年代一长久,非但是古玉,即便加工过的一些石头也会有光,大概是常沾人气的缘故,如孔庙里的清代石鼓和故宫走廊的汉白玉护栏.但这些器物上的光与古和田玉上出现的美妙宝石光,难以相提并论。有个别石英岩类的假品,本身带有些闪光,不是盘出来的,光色硬而刺眼,分布较匀。

世界上最早的一对耳环是谁造的

今8000多年前的人类已经懂得用玉磨制耳环来装饰自己,这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最早的耳环。有关专家对出土于内蒙古赤峰市兴隆洼文化遗址的玉研究后发现,这些是世界上最早的玉,这些玉制耳环大小不等,直径在2.5到6厘米内,形状像被敲掉一条缝的玉镯,留出的缝隙可以让耳环穿进耳朵。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内蒙古第一工作队队长刘国祥说:“最奇妙的是每个玉制耳环都成对出现,且大小、尺寸、重量近乎相同。其中最精美的一对耳环的重量一模一样、内外直径分毫不差--很难想象远古时期的先民在没有现代化工具的情况下如何掌握了这样高超的技艺。”

香港中文大学教授、著名的玉文化研究专家邓聪说:“由于耳环的直径很大,古人要穿很大的耳洞才能佩戴上,因此可以推测那时的人们已经有医治耳朵发炎的简单医术。即使现在,东南亚有些地方的人还佩戴这种形状的耳环,沉重的玉能把耳朵拉长,佩戴者以此为美。”考古证据表明,虽然现代耳环以女性佩戴为主,8000多年前的耳环却是男女都佩戴的饰物。日本著名古玉专家藤田富士夫说:“玉采用的玉料温润碧绿,与内蒙古草原的颜色十分相近,古人可能以此颜色为美。耳环形状制作成圆形,可以从审美学上解释--方型的脸佩戴圆形的耳环很漂亮,而蒙古族人种的脸都是方形,也许他们已经意识到圆形的耳环能更好地装扮他们。”

邓聪说:“同样的玉数千年间在东南亚地区不断传播。考古证据表明,同一类型、颜色、质地的玉最早出现在8000多年前的中国内蒙古地区,于3000多年前消失,却在3000多年前中国西南的云南地区出现。这一饰物在长江流域出现在6000到7000多年前,而在珠江流域出现在4500年前左右,在越南北部出现在4000多年前,在越南南部出现只有在3000多年前。”

世界上最早的玉出土于内蒙古赤峰市的兴隆洼文化遗址中,该文化距今约有8200年到7500年。兴隆洼玉器的发现开创了中国史前雕琢玉器之先河,为探索中国玉文化起源、深入研究东北亚地区史前玉文化交流提供了重要资料。

转载请注明出处33文化网 » 中国史前玉文化pdf中国玉文化的完整历史是什么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