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秋战国时期为什么被称为中国文化的轴心时代?

春秋战国:中国文化的“轴心时代”

公元前722年,在犬戎咄咄逼人的攻势下,周平王从关中盆地丰镐东迁到伊洛盆地的洛邑,从而揭开了春秋战国的帷幕。

春秋战国是一个“礼崩乐坏”的时代,周天子权威失坠,诸侯们云合雾集,竞相争霸。据文献记载,春秋300年间,“弑君三十六,亡国五十二,诸侯奔走不得保其社稷者不可胜数”(《史记·太史公自序》)。战国250余年间,发生大小战争220余次,“争地以战,杀人盈野;争城以战,杀人盈城”(《孟子·离娄上》)。然而,在这充满血污与战乱的动荡时代,中国文化却奏起了辉煌的乐章。

春秋战国的文化背景

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化辉煌,最根本的是由于社会大变革时代为各个阶级、集团的思想家们发表自己的主张,进行“百家争鸣”提供了历史舞台,同时,它也有赖于多种因素的契合。

——礼崩乐坏的社会大裂变,将原本属于贵族最底层的士阶层从沉重的宗法制羁绊中解放出来,在社会身份上取得了独立的地位,而汲汲于争霸事业的诸侯对人才的渴求,更大为助长了士阶层的声势。士的崛起,意味着一个以“劳心”为务,从事精神性创造的专业文化阶层形成,中华民族的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注定要受到他们的深刻影响。

——激烈的兼并战争打破了孤立、静态的生活格局,文化传播的规模日盛,多因素的冲突、交织与渗透,提供了文化重组的机会。

——竞相争霸的诸侯列国,尚未建立一统的观念形态。学术环境宽松活泼,使文化人有可能进行独立的、富于创造性的精神劳动,从而为道术“天下裂”提供了前提条件。

——随着周天子“共主”地位的丧失,世守专职的宫廷文化官员纷纷走向下层或转移到列国,直接推动私家学者集团兴起。

正是如上种种条件的聚合,为中华民族的精神发展创造了一种千载难逢的契机。气象恢宏盛大的诸子“百家争鸣”景下应运而生的。

百家兴起及学派特征

所谓“百家”,当然只是诸子蜂起、学派林立的文化现象的一种概说。对于其间主要流派,古代史家屡有论述。

西汉司马谈将诸子概括为阴阳、儒、墨、名、法、道德六家,并区别“所从言之异路”,予以评论。西汉刘歆又将诸子归为儒、墨、道、名、法、阴阳、农、纵横、杂、小说十家,从学术源流、基本思想等方面详为论述吉由于诸子百家多肇衍于战国间,故又有“战国诸子”之称。

诸子的兴起,具有鲜明的文化目的性,这就是“救时之弊”。梁启超在谈到《淮南子》“尚论诸家学说发生之所由来”时说:“自庄、荀以下评骘诸子,皆比较其同异得失,独淮南则尚论诸家学说发生之所由来,大指谓皆起于时势之需求而救其偏敝,其言盖含有相当之真理。”胡适在分析战国诸子成因时,也发表意见说:“吾意以为诸子自老聃、孔丘并于韩非,皆忧世之乱而思有以拯救之,故其学皆应时而生。”这些说法都甚有见地。

由于社会地位、思考方式和学统承继上的差异,先秦诸子在学派风格上各具有鲜明的个性特征。

由孔子开创的儒家学派,以“仁”为学说核心,以中庸辩证为思想方法,重血亲人伦,重现世事功,重实践理性,重道德修养。具体说来,在天道观上,儒家承继西周史官文化以“天命”与“人德”相配合的思路,宣扬“畏天命,畏圣人之言”,同时又对神灵崇拜作淡化处理,甚至声明“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未知生,焉知死”,实际上是把超自然的信仰放到了现实人事的从属地位。在历史观方面,它标榜“信而好古”,每每试图恢复“周公之礼”,将捍卫三代典章文物当做自己的神圣使命,同时亦不排斥对不符合时代潮流的礼俗政令加以适当的变通修改。在社会伦理观方面,它以“仁”释礼,把社会外在规范化为内在道德伦理意识的自觉要求。在修身治国方面,它设计出一整套由小及大、由近及远的发展人格和安定邦家的方案,为巩固政教体制提供了切实可循的途径。守旧而又维新,复古而又开明,这样一种二重性的立场,使得儒家学说能够在维护礼教伦常的前提下,一手伸向过去,一手指向未来,在正在消逝的贵族分封制宗港社会和方兴的封建大一统宗法社会之间架起了桥梁。这就是为什么儒学在当时能成为“显学”,以及虽然于变革动荡的形势下显得迂阔难行,而到新社会秩序巩固后又被捧上独尊地位的原因。汉代以后,儒学几经变化,礼教德治的精神始终一贯,从而成为中国传统文化的正宗。

以老、庄为代表的道家,是先秦诸子中与儒学并驾齐驱的一大流派。道家“历记成败存亡、祸福古今之道,然后知秉要执本,清虚自守,卑弱自持”。因而,道家在许多方面都是儒家的对立面:儒家注重人事,道家尊崇“天道”;儒家讲求文饰,道家向往“自然”;儒家主张“有为”,道家倡导“无为”;儒家强调个人对家族、国家的责任,道家醉心于个人对社会的超脱。当然,道家和儒家在精神上也不是全然对立,而是存在着相互接近、相互沟通的质素。例如,在天人关系上,儒家虽然有“天人合一”之说,但其主调仍然是宗法伦理,所以天人谐调还是要归结为人际谐凋。道家则有所不同,它既以超脱社会伦常为目的,于是把复归“自然”当做寄托身心的不二法门,这就使天人谐调从人际谐调的从属地位独立出来而成为“第一义”。而且,道家所谓的“自然”,决不等同于儒家的“天命”或“天理”,它是一种超功利的境界,带有玄思的品格和自适的情趣。从这个角度上来把握与发挥天人关系的作用,恰好可以补救儒家在这方面的缺略,给拘限于人伦日用世界的儒家学说打开新的天地。人性是复杂的,人生是多变的,“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后世不少士大夫文人正是从儒家指示的这条“独善"之路找到了通往道家思想之门。儒和道,就这样由对立走向了互补,相反而又相成。

法家的先驱人物是齐国的管仲与郑国的子产,他们力主强化法令刊律,使民“畏威如疾”,以达到富国理乱的效果。他们的理论是:火烈,民望而畏之,故死于火的人少;水弱,民狎而玩之,故死于水的人多。因此法令刑律宜严不宜宽。嗣后,李悝著《法经》,商鞅实行“法治”,申不害、慎到相继提出重“术”、重“势”的思想,至韩非集法(政令)、术(策略)、势(权势)之大成,建构成完备的法家理论。法家学说的思想方法是一种“矛盾不可和而解”的专讲对立的极端辩证法,故在治国方略上主张严刑峻罚,在文化政策上主张“以法为教”,“以吏为师”,实行文化专制主义。法家是战国时的“显学”,后来成为秦王朝统治天下的政治理论。汉以后,儒学独尊,但法家学说仍然或隐或彰地发挥效应,历代统治者多采取“霸王道杂之”即儒法并用的统治方术,有的则是“阳儒阴法”。

墨家的创立者是鲁国人墨翟,其信徒多系直接从事劳作的下层群众,尤以手工业者为多。故墨家学说强调物质生产劳动在社会生活中的地位(“尚力”),反对生存基本需要外的消费(“节用”),企图以“普遍的爱停止战乱取得太平”(“兼爱”),同时又尊崇天神(“天志”),鼓吹专制统治(“尚同”),从而典型地映现出小生产者、小私有者的性格。墨家在战国时亦属显学之一,“从属弥众,弟子弥丰,充满天下”(《吕氏春秋·当染》)。但在秦汉以后,墨家丧失学派生长的适宜氛围,逐渐消失无闻。只是在历代农民暴动时有关公平、互爱及至鬼神、符命的宣传中,或可听到它的嗣音,直到近代方出现复苏之势。

以邹衍为最重要代表人物的阴阳家,其特长是“深观阴阳消息"。所谓“阴阳消息”,即阴盛则阳衰,阳盛则阴衰,矛盾双方互为消长,一生一灭,构成自然社会万事万物运动发展的终极原因和基本方式。运用阴阳消长模式来论证社会人事是阴’阳家的一大创造,而从时间、空间的流转变化中去把握世界则是阴阳家独具特色的思维方式。

创立诸子学派的孔墨老庄,都是中国文化史上的第一批百科全书式的渊博学者,他们以巨大的热情、雄伟的气魄和无畏的勇气,开创学派,编纂、修订《易》、《书》、三《礼》、《春秋》等中国文化的“元典性”著作,并对宇宙、社会、人生等无比广阔的领域发表纵横八极的议论。正是经由各具特色的诸子百家的追索和创造,中国文化精神的各个侧面得到充分的展开和升华,中华民族的文化走向大致确定。有鉴于此,文化史家借用德国学者雅斯贝尔斯的概念,将春秋战国称为中国文化的“轴心时代”。

华夏族的最终形成

春秋战国的特殊文化环境,不仅为“文化轴心时代”的确立提供了契机,而且有力地推动了华夏族的最终形成。正是在这一时期,中原地区各古老部族,在诸侯国攻伐不已的兼并战争中统一到少数几个大国的版图之中,其中北方的狄族多为晋所兼并,西方戎族多为秦兼并,东方的夷族多入齐、鲁,南方的苗蛮及华夏小国,则为楚所统一。过去华夏各国视为蛮夷的秦、楚二国,经过春秋300年的变迁,已实现华夏化,在语言文字、生活方式、政治制度、礼仪文化等方面与华夏趋于一致。自此,中国燕山以南、长江以北的黄河中下游及淮、汉流域广大地区的居民,已基本上融合成为一个统一的民族,而不再有华夏与蛮、夷、戎狄的区别

历史上称的"轴心时期"是什么时期?

德国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一书中写道,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200年是人类文明的“轴心时代”,是人类文明精神的重大突破时期,当时古代希腊、古代中国、古代印度等文明都产生了伟大的思想家,他们提出的思想原则塑造了不同文化传统,并一直影响着人类生活。

对应的时间段应该是中国的春秋战国时期。

在这个时期出现了一大批伟大的思想家,古希腊有苏格拉底、柏拉图、亚里士多德,以色列有犹太教的先知们,古印度有释迦牟尼,中国有孔子、老子等。

扩展资料: “轴心时代”或“轴心期"概念是德国思想家卡尔·雅斯贝尔斯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一书中明确提出的一个跨文化研究的概念,用以指称公元前500年前后即公元前800年至公元前200年间同时出现在中国、西方和印度等地区的文化突破现象。

雅斯贝尔斯说:“对我们来说,轴心期成了一个尺度。

在它的帮助下,我们衡量各种民族对整个人类历史的意义”。

轴心时代作为一个“唯一性的事件”,在人类历史共同的总进程中清清楚楚地占有它“唯一性”的位置。

而且,它还具有“交流人性”和“延续人性”的现实性和必要性。

我国有学者称这是一个创造了“元典”的时代,是一个在它之前都“趋进”它,在它之后都“回味”它的时代;“一个民族的中心价值大体是在这一阶段定型的,而这些价值对该民族此后的发展则起着范畴的作用”。

客观地说,关于古代世界中几个主要文明(或文化)在公元前一千年之内都经过了一次精神的觉醒或跳跃的思想,学术界早已有此共识,它并不是雅斯贝斯个人的独创。

我们发现,西方学界第一次注意到“轴心时代”这个历史现象是十九世纪初叶。

当时,法国的东方学家亚贝尔·雷慕沙已注意到公元前一千年间,在古代东西方几个主要文明的区域里,大约同时发生空前的思想跃进。

十九世纪中叶,德国学者拉苏斯在他的论著里《历史哲学新探》和维克多·冯·施特劳斯在对老子做评论时已经把这个现象提高到历史哲学的层次去反思。

雅氏的新说法基本上是在韦伯的比较宗教史的基础上发展出来的。

“突破”这一观念实际上也早已涵蕴在韦伯的著述之中。

1963年菲施贺夫译韦伯有关宗教社会学的著作为英文,帕森斯为该书写了一篇很长的“引论”,对“突破”的观念作了重要的发挥。

稍后帕森斯自己写《知识分子》一文又继续阐释此义,并提出“哲学的突破”概念。

毋宁说,雅斯贝尔斯的真正贡献是把轴心时代及其突破的问题提得更尖锐、更集中、更系统了。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历史轴心期...

春秋战国时期为什么被称为中国文化的轴心时代?

简述轴心期的含义?

轴心期”(the Axial Period)是雅斯贝尔斯(Karl Jaspers)提出的重要概念,认为在公元前数百年的时候,人类至今赖以自我意识的世界几大文化模式(中国、印度、西方)大致同时确立起来,从此,“人类一直靠轴心时期所产生的思考和创造的一切而生存,每一次新的飞跃都回顾这一时期,并被它重燃火焰,……轴心期潜力的苏醒和对轴心期潜力的回归,或者说复兴,总是提供了精神的动力。

”...

修心,养心,正心怎么理解

我们养生也好,做企业也好,管理一个组织也好,精神文化是最重要的东西,这个东西就是“神”“心”。

这个“神”从哪里来?我觉得要从“轴心时代”的经典中来,养生把握住这个“神”,然后就能提升精神境界,提高生存质量,活得有尊严,有幸福感。

何谓“轴心时代”?在人类历史上,有的文化形态,比如说传统的宗教文化、伦理文化,在公元前500年左右已经基本定型,那是人类文明的一个最高峰,叫“轴心期时代”。

可以说,世界上任何一个民族的文化都在“轴心时代”达到高峰,然后就开始走下坡路,直至现在,人类还没有出现第二个“轴心期时代”。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说,文化并不是越来越进步了,整个人类文化至今没有走出第一个轴心期,即“轴心时代”的精神文化的高度是整个人类文化的顶峰,至少到目前为止是如此,所以,我们需要学习这些智慧,这些精神文化。

落实在每一个人的修养上(包括身体、心灵两方面的修养),我们也发现“轴心时代”所创造的文化是养神的最好工具。

就养神而言,仅仅是依靠现代科学技术的内容,并不能保障人类必然享有幸福,而来自于“轴心时代”文化的智慧是解放保障人们获得幸福感的大助力。

我们中国传统文化里的儒家、道家、佛家和医家都与人类“轴心时代”渊源有自,它们无论哪一家都非常关注修心。

修什么“心”?虽然各家说法不一,但殊途同归,都师法“轴心时代”的文化经典。

儒家讲“正心”。

《大学》里讲:“大学之道,在明明德,在亲民,在止于至善。

”这叫“三纲领”,归根到底是要“止于至善”——要守住人性中最本真、最大的那个善念。

然后逐步展开来,“知止而后有定,定而后能静,静而后能安,安而后能虑,虑而后能得”。

经过了止于至善、定、静、安、虑,然后人就能心安理得。

那怎么做呢?按照儒家的规程,那就是“八条目”:格物、致知、诚意、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所以,儒家“正”的这个“心”实际上就是仁爱之心。

道家讲“静心”。

《道德经》认为最高明的是“致虚极,守静笃”,就是要回归到虚静的状态,所以,道家“静”的“心”是一种虚静之心、自然之心。

这个“自然”不是大自然的意思,这个“自然”就是本然,指的是人本来的那个样子,不虚伪、不做作,与自然界、社会、他人安然相处,自己的身心也和谐一体,不跟自己较劲。

人本来的样子就是虚静的,所以道家讲要“静心”,修虚静之心。

佛家讲“明心”。

“明”的这个“心”就是慈悲心、平常心、虚空心、精静心,也就是人的本心,所以叫“明心见性”。

佛家怎么“明心”?有副对联:“世外人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天下事了犹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

”“世外人”是指世外高人,是一些有很高智慧的人,一些超常的人,这些“世外人”是“法无定法”的。

他们有没有法门?他们也有“法”,要有所依据。

但又没有“法”,是“法无定法”,即没有固定的法门。

下面一句是:“天下事了犹未了何妨以不了了之。

”“天下事了犹未了”的“了”就是完结、了结,但是又是没有“了”,有的事情是没完没了,这就叫“了犹未了”。

那怎么办呢?那我就“不了了之”呗,这就是佛家的大智慧——“明心”,即明白世界的本性,明了自己的本心,那就不会纠结了,就能很聪明地应对各种生活,幸福感就提高了。

我国具有代表性的四个文化时代分别是?

一、中国传统文化的孕育期1.时间:原始社会时期:从最早的原始文化算起,中国文化已有200万年的历史。

大约在距今7000年前,人类进入新石器时代。

农业、制陶、石器的磨制与钻孔,是新石器时代三大文明成就。

2.原始艺术与原始宗教:原始艺术主要有:模仿劳动动作的舞蹈,以及陶塑、陶绘和木雕、骨雕。

原始宗教主要有:自然崇拜、祖先崇拜和图腾崇拜。

二、中国传统文化的雏形期1.时间:夏、商、周时期,具体是公元前2070年至公元前221年(共约1800多年)。

根据“夏商周断代工程”的研究成果,夏代始年约为公元前2070年,夏商分界约为公元前1600年,商周分界为公元前1046年。

2.各代文化特征夏文化特征:尚忠。

从鲧、禹治水的故事可知,恪尽职守,英勇无畏,实干苦干,是夏文化的基本精神气质。

商文化特征:宗教色彩很浓,可称之为神本文化。

西周文化特征:(1)以神为本的文化逐渐向以人为本的文化过渡,即人本文化取向。

(2)农耕文化取向春秋战国时期的文化的总特征:百家争鸣、百花齐放。

出现了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思想解放的浪潮。

春秋战国时期是中国文化的“轴心时代”,奠定了中国传统文化的基本格局。

孔子、孟子、老子、庄子、韩非子、墨子、荀子是最杰出的思想家。

三、中国传统文化的定型期总特征:制度化、模式化、程序化。

又可以划分为三个阶段:(一)发展期 (秦汉——魏晋南北朝)秦汉时期:① 开拓、进取、创新是秦汉文化精神的主旋律。

② 思想文化统一。

最重大的文化活动是“罢黜百家,独尊儒术”。

魏晋南北朝时期:① 社会虽动荡,但文化多元,生动活泼,是这一时期文化发展的基本特征。

② 兴起了一股新的文化思潮——玄学。

玄学由老庄哲学发展而来,着眼点在于思考个体的人生意义与价值,崇尚精神自由。

这影响了中国文人的生活情趣。

③ 佛教与道教勃兴,发展到隋唐时期,与儒学形成三足鼎立的局面。

(二)成熟期 (隋、唐——南宋)隋唐时期:① 是中国文化发展史上的隆盛时代,气度恢宏、史诗般壮丽。

有一种“有容乃大”的气派。

作为一种文化类型,“唐型文化”的特点是:开放、外倾、色调热烈。

② 唐代是诗歌与书法的黄金时代,也是绘画的极盛时期。

在清代所编的《全唐诗》中,收唐诗48900首,诗人2300多位。

③ 中外文化交流的大事是中日文化交流。

宋朝时期(北宋、南宋):① 作为一种文化类型,“宋型文化”的特征是内省、封闭、精致、色调淡雅。

② 宋代文化最重要的标志是理学的建构。

③ 市民文化(市井文化)勃兴。

话本、说唱文学应运而生,在一些大城市,出现了瓦舍勾兰,“瓦舍”是固定的游艺场所,“勾栏”是瓦舍中划出的专供演出的地方,上演傀儡戏、参军戏等戏剧。

④ 宋代科学技术的成就十分突出,指南针、印刷术与火药的改进与运用,是宋代科技最为突出的成果。

(三)衰落期 (元、明、1840年前的清朝)元明时期至清朝中期,中国传统文化走向衰落,暮气沉沉,又孕育新生。

元朝文化的基本特点:1.游牧文化与农耕文化既冲突又融汇。

2.中外文化交流规模盛大。

明朝至清朝1840年前的文化特点:1.文化专制空前严厉朱元璋规定科举考试一律以朱熹的《四书集注》为标准答案。

乾隆帝借编纂《四库全书》之机,开展禁书运动,长达19年,共禁毁书籍3100多种,15万1千多部,销毁书版8万块以上。

大兴文字狱。

2.封建政府主持编纂了四部大型的图书《永乐大典》,是类书,收入各类著作七八千种,正文22877卷,篇幅总计3.7亿字,被公认为世界最早最大的一部百科全书,可惜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时被焚毁、被劫走。

1960年,中华书局多方搜集,影印出版730卷。

《古今图书集成》,修于康熙、雍正时,是类书,篇幅约1.6亿字,是我国现存类书中规模最大、用途最广、体例最完善的一种。

《四库全书》,是丛书,成于乾隆时,收书3503种,是迄今为止世界上页数最多的丛书。

《四库全书》抄有7部,今存4部,藏于北京、甘肃、台北,另有杭州的残本。

《康熙字典》,是世界上最早的收字字数最多的字典,收字47035个。

3.明末清初,出现了早期启蒙思潮。

多少具有市民的反叛意识,三大思想家之一的黄宗羲将批判的锋芒直指专制君主。

4.明末清初,西学东渐。

四、中国传统文化的转型期 从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到1912年中华民国建立前,是中国传统文化的转型期。

这一时期文化发展的总特点是新旧杂陈,外来的西方近代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既冲突又交融,两种文化展开较量,“死的要拖住活的,新的要突破旧的”,但传统文化向近代文化转变是不可阻挡的潮流。

中国文化的轴心时代是指五帝时期吗

“西欧文化的第二繁荣期”是从17世纪至19世纪中、后叶,西欧各国先后完成了结束千年封建统治的资产阶级革命,资本主义经济走向成熟,通达工业革命。

资产阶级在两个多世纪中所创造的生产力,比过去一切世代创造的全部生产力还要多,还要大,它建立完整的资本主义经济结构和政治秩序,通过启蒙运动建树了以自由主义、个体主义和功利主义为轴心的西方主流文化价值,为西方的现代性奠定基石。

以上供参考。

转载请注明出处33文化网 » 春秋战国时期为什么被称为中国文化的轴心时代?

相关推荐